事实上,这个城市的房地产,从启动到高潮,已经演变成一场全民参与的社会运动,绝对不能失败。

  这个城市,人人都为房子疯着。没有房子的人拼命想办法弄房子,有房子的还要更多的房子。穷人指望着靠房子养老,富人希望通过房子把财产保存下来。买是压力,不买也是压力。买了,怕不涨,怕涨得不合理最后崩盘什么都捞不到;不买,怕涨上去了人家都发财等于自己是亏了。有的人因为房子来到这个城市,有的人因为房子离开这个城市。站在山顶北望,整个城市当中,人群熙熙,皆为房来;人群攘攘,皆为房往。

  俯瞰这座城市。触目所及,到处都在大兴土木。GDP的硬指标、好大喜功的国民性格、城市的扩张,都成为房地产扩张的借口,而本身民营经济的活跃,特别是沿海的热县在近20年之内迅速发迹,百万富翁遍天下,热钱无处可用,也使得房地产热上加热。事实上,热县的各乡人等捂着鼓鼓的腰包不着边际、茫无头绪地四处蔓延,更成为这个城市房地产价格恣意猛涨的理由。

  让房地产的发展来拉动消费,带动GDP的增长,这是对地方各级政府的考核硬指标。于此同时,股市的连续5年下跌,投资及投机价值大幅缩水。房地产开发商则一直在虎视眈眈,寻找机会。结果,一旦形势看好,房地产市场便仿佛立即油门失控,急速启动,迅猛向前,各路人马一齐进入,房价一路疯涨,直到今年5月达到最高峰,之后成交量迅速回落,终于到了关键时刻。在这个时刻,绝不能让房地产市场衰落。
  这是一场卷入了太多个人、企业、银行的大量资金的运动,这是一场全国性的社会运动。如果房价回落,房市唱衰,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央行虽然不断被放出风声要加息、加息、加息,却始终处于观望状态,在千呼万唤的情况下,仿佛是为了给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一个交待,一年半过去,才稍稍地升了点,而这个时候,加息的最佳时机早已过去,其作用无非只是调控的一种继续和延伸。

  而地方上更是想尽一切办法,要把房市托住。就像我们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所教导我们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危机的时候,宁可把小麦扔倒河里也不能给穷人;宁可把牛奶倒到水沟里也不能给穷人的孩子。现在,就算房子再怎么卖不掉,开发商也不可能降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