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资本主义的精髓——马克思的名言:“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之险。”

引言:
  帕累托曾在其著名的分析中指出,如若某项方案A将导致1000人每人损失1法郎,而另外某1人却将得到1000法郎,则后者将会大力去争取方案A,而前者却将只会进行微弱的抵抗,因此,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即为,试图确保基于方案A而获得1000法郎的那人将会赢取最后的胜利。无数生动的事例业已证明,基于寻求经济利益而竭力施加灰色政治影响的个体或集团在任何组织与社会皆广泛存在,而且这些个体或集团往往正是基于帕累托似例证中的机理而成长并归属于一种既得利益集团。而就既得利益集团而言,正如亚当•斯密所言,其常常取胜的成因抑或其一鲜明特征即在于,其总是对其自身利益而并非对公共利益具有更多的知识或信息。
  
  但如若存在一种关于公共利益的争辩与申诉机制,则既得利益集团显然并无任何理由必定再胜。即使在帕累托似的例证中,如若1000人每人皆会因某一方案的实施而利益稍损,而仅另有1人大获其利,但一旦公众能够清晰地目睹此幅现实图景并明晓其中的奥妙,则亦很可能出现多数人起来抗争这项让其利益受损哪怕仅仅是利益稍损的方案。至此,我们可以明晰,关于帕累托似例证中相关议题正反两面的讨论实质上业已将我们带入公共利益的境域,特别是,基于公开与民主的参政机制,公共利益即很有可能完胜既得利益集团愚民的陈词滥调。但亦无不令人忧虑的是,在既得利益集团既有的权势及其制度屏障之下,公众何来基于公共利益抑或仅仅基于自身利益而参与政治决策的自由。
  
  但只要个体具有选择的自由,制度即会为满足其需要而演化与变革。尤其是,一旦一个受既有权势集团支配的制度系统向自发且强力的外部挑战开放之时,则既有体制即会倍感变革的压力。不过,变革的成功将取决于公众政治行动自由与利益偏好表达的保障,否则,依然将是权势集团基于帕累托似例证机理与方案或权势制度特惠而削减公众个体的经济自由。毋庸置疑,基于抑制权势集中与突破既得利益集团的政治壁垒要挟,自由必须被予以压倒一切的承诺。其成因在于,在一个自由被奉为宪章的平台与机制中,个体可以基于诸多的替代选择而进行自由的尝试,并以此与基于同样机理的其他个体相互仿效与创新而最终促进制度的变革。问题又在于,面对党派垄断与既得利益集团的组织化以及官僚利益的体制化,个体的政治与经济欲望以及体制外制度竞争者何从挑战庞大的既有规制系统。
  
  
  正文:
  
  众所周知,在中国,人民当家做主并不比年公款消费仅仅1201亿元更可信。历朝历代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不过从前是皇帝老儿带着奴才们压榨百姓,现在换成公仆们带着奴才们压榨百姓而已,汤是换了,药还是老药。
  
  在某些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法律禁止垄断,利益集团想通过某种手段搜刮民财,障碍重重。在中国则不同,大大小小的垄断企业,跟公仆们可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同红楼梦里的四大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普通百姓能发的声音就是点牢骚,能做的就是用脚投票。因此,利益集团们在攫取经济利益的时候,基本没有后顾之忧。如此这般的生动例子不胜枚举:
  教育/医疗/住房的三项改革,所谓的产业化说白了就是金钱化,全部都是利益集团捞鼓腰包的‘好’措施‘好’政策;
  让亿万国人切齿痛恨的春运提价,哪怕是装模做样搞了什么价格听证会,还是年年照提不误;
  燃油价格连年增长,兹要是国际石油价格上涨,中国的汽油柴油马上要跟国际接轨。但凡是国际石油价格下跌,中国的汽油柴油也要国情不同的继续上浮;
  水电煤等直接关系到民生的生活生产资料的价格,在垄断集团的手中如同柿子般爱捏成啥样是啥样,发改委存在的唯一作用就是给涨价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
  把全国的哥们逼得恨不得开黑车的份子钱,一交就是十几年,政府说了:想开出租公司?简单,买个经营权就结了。。。
  桩桩件件,无不是帕累托效应的深刻体现。
  
  房地产业呢?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僻天下寒士具欢颜?杜甫这愤老的口号被国人喊了千多年。天下寒士至今还哭丧着脸。
  中国的土地是全民所有,到底谁有?我肯定没有,不知道你有没有。政府有么?他们说他们也没有,但是他们还偏偏就能把不属于他们的东西给卖掉,还能有计划有步骤的卖。卖给谁?我等草民贱民是肯定不能买的,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妄想合作建房的于凌罡恐怕也买不到。只有一种人能买到国产土地,比如说这个“开发商”。
  中国的开发商可是个奇妙的群体。他们通过种种“合法”手段拿到地,找设计院买份图纸,拉来个“工程队”就能上马项目,银行都赶着给开发商们送钱,送晚了生怕人家不要。以前是房子还没影子就能凭着想象中的房型图卖“房子”,后来据说要规避风险,搞了个什么封顶了三证齐全才可以预售。整来整去依旧是开春了就开始卖来年过冬的大白菜,能不能长出来会不会遭灾?天知道!
  有些喜欢幻想的人总爱把我党政府想成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政府,以为政府是真心实意的出台了大量的政策来“调控房价”。这些人需要好好学习学习我引言中的帕累托效应。
  
  在房地产多空博弈的过程中,一是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电视广播平面媒体几乎全部充斥着被政府和开发商控制的言论,那形势不是小好是大好、房价还要涨5倍;二是能量和手段差距太大,多方人数虽少,但如同一只握紧的拳头,他们可以搞价格同盟也能牵着政府的鼻子让他们主动说出来“减缓涨幅、稳定房价”。空方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在利益集团的铁拳下无疑于一盘散沙,如果没有类似天涯这样的网络论坛,空军的声音根本是几乎为零。
  
  开发商为了获取的是几亿甚至几十上百亿的利润,一个有购房需求的人为房价上涨所需多付出的代价顶多几十上百万。马克思说过: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之险。为了这百分之几百的利润,开发商愿意放火烧掉拆迁户的房子和性命;愿意雇佣大批民工通宵排队演戏;愿意雇凶殴碎业主的脾脏。。。碰到这样的疯狗,我等草民贱民哪有那种胆量反抗?
  
  胡言乱语到这里,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没有真正的制约机制和约束力量,在这场房地产多空博弈中,笑到最后的恐怕不是空方。至于什么经济规律,呵呵!您还别不相信,在一个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地方,经济规律也不见得起什么作用。
  除非,除非您象我一样,不论中国的房价如何涨跌,都不会买它只砖片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