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uel Kanai
日系阿根廷人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城市问题研究员

文化产业是带动危机后阿根廷经济复苏的主要产业之一……
布宜诺斯艾利斯自由的都市文化氛围和廉价的商品吸引了大批旅游者……
拉美的同性恋们成群结队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
享受这里令人眼晕目眩的夜生活

    布宜诺斯艾利斯是阿根廷政治和经济生活的中枢。作为一个仍然处于相对集权制下的国家首都,这里集中了阿根廷过多的政治和经济资源。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都市地带,居住着阿根廷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集中了全国近一半的生产能力。与墨西哥城、圣保罗和智利的圣地亚哥等城市一样,布宜诺斯艾利斯是拉丁美洲的全球化城市之一。她一方面连接着拉丁美洲各国国民经济,另一方面牵系着全球经济体系。

    所有这些功能和角色,都要由这块只有200平方公里,却聚居了3百万人口的土地来承担。社区、市政、城市、国家和国际的种种问题,常常如一团乱麻,交织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城市生活的各个侧面。虽然20世纪阿根廷的经济增长模式曾经给这个城市带来极大的发展,但其内部的社会不平等和空间上的失衡,却暴露了这些模式固有的矛盾。

    在上个世纪90年代,阿根廷进行了激烈的经济结构调整,实行自由市场制度,主要依靠跨国资金流动和国外投资来拉动经济。那时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就像一扇窗口,一面把新的阿根廷展现给全世界,一面让世界最顶级的消费品和生活方式来诱惑阿根廷人。然而,在同一时期,这个城市越来越清晰地显露出社会分化和地域分割,在新的游戏规则下所产生的输赢两家之间的鸿沟日益扩大。此外,越来越多的私家圈地,代替了开放的街道网络,使原先交融的城市公共空间被分割成各不相连的碎片。

    到2001年底,阿根廷的经济和财政崩溃了,终于证明至今为止的经济增长模式是不可持续的。阿根廷造成了现代史上最严重的国家破产事件,引发了全球反应。在国内,这场深刻的危机在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得到了最快最强烈的体现。由经济崩溃所引发的大规模民众动乱在这里上演。新千年开始后,新自由主义时代对都市的幻想和全球化城市的浮光都迅速消褪了,取而代之的是街上愤怒的抗议人群,和一片萧索败落的都市情境。

    今天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经济有一些好转,但并不能解决紧迫的社会问题,也无法缓解国内紧张的政治局面。在教条的新自由主义和天真的全球主义时代已结束的今天,全球化因素在城市复兴中还可以起多大的作用?全球化能成为使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更灵活,社会更包容的动力吗?

    全球化对阿根廷经济的影响,需要从这个国家过去的历史去看。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之前的阿根廷有两个特点:首先,阿根廷有着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这个种子早在19世纪晚期就种下了。当时,由于农业出口所带来的高额收益,加之大量欧洲移民的涌入,使布宜诺斯艾利斯迅速成长起来。其次,自从20世纪中期兴起的“进口替代”的工业化发展策略,要求国家深入干涉、引导并保护国内市场,这给阿根廷的工业带来大飞跃,但同时也带来了问题。为弥补“进口替代”模式的不足,20世纪90年代早期,阿根廷选择了放开经济和政府退出的模式。一群在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取得博士学位的拉美学生纷纷回国,掌握了财政金融界要职,这些人成为了阿根廷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领跑者。大量涌入的国外资金,把落后的阿根廷打造成了一个高附加值、技术密集、服务导向的现代经济国家。与此同时,国内的制造业,则在更具有竞争力的进口产品的压力下,走向衰落。

    制造业被第三产业取代,政府在创造就业和提供社会福利等方面的作用大大削弱。这些布宜诺斯艾利斯成为全球化城市的过程,似乎与纽约,伦敦和东京等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城市的经历如出一辙。但是,稍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国外资本对阿根廷的投资大量集中在利润丰厚的高端消费业,而不是“操纵和控制”全球经济的金融行业。

    最显著的例子是如雨后春笋般建设起来的星级酒店、豪华超市,和各种“品牌”的高档房地产产品。国外资本在金融业的投资,也大多集中在信用卡,提款机等金融市场的零售业务。国内中高收入阶层的强大的购买力是流入阿根廷的国外资本的主要目标。跨国企业对利用阿根廷的生产能力,把它发展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生产基地毫无兴趣。

    不平衡的投资结构造成了阿根廷经济崩溃。从2002年以来,阿根廷货币贬值了三分之二,社会失业率上升。不仅仅是弱势群体,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在感受到经济压力。在中产阶级中出现的前所未有、牵涉广泛的社会地位下降,是新自由主义和对外国资本依赖的这个时期最主要的特征。

    危机之后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慢慢出现了经济恢复的气象,这主要是以服务业和文化产业的增长来拉动的。举几个最典型的例子: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自由的都市文化氛围和廉价的商品吸引了大批旅游者,尤其是来自其他拉美国家的旅游者。拉美的同性恋们成群结队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体会这里令人眼晕目眩的夜生活。只要愿意,他们还在这里注册为同性家庭伴侣(很少其他拉美城市由此立法)。凭借训练有素的双语(西班牙语和英语)廉价劳动力,大批电话客服中心建起来了,为跨国企业服务。此外,越来越多的国际电影制片公司把布宜诺斯艾利斯作为外景地。尤其是欧洲制片厂,他们在这里拍摄MTV和用于其国内市场的广告短片。吸引他们的是这里廉价的人力成本,和类似欧洲城市风格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道和建筑——让布宜诺斯艾利斯“装成”巴黎或者巴塞罗那能够大大降低成本。这些现象说明了这个城市的全球化在经济崩溃之后仍然在进行,虽然其规模已不能与20世纪90年代同日而语。

    文化产业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政府致力发展的主要领域之一。如果布宜诺斯艾利斯想要为重振都市经济,并使大部分地区仍处于贫困中的阿根廷恢复元气而做出贡献,那么,如何使文化产业成为经济的基础和关键要素,让它重新在当地的价值链和这个城市之外的新就业机会之间建立起联系,是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尽管中央政府和市政府似乎都比90年代的时候更愿意支持可持续的、包容的城市发展模式,但至今仍然没有一个坚实的框架,来平衡以市场为主导的增长方式所带来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