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这个行业有许多优点可以被各行各业借鉴,尤其是教育行业,而教育行业中大学又是一块广阔而坚实的阵地,因此IT业的许多优点如果能在大学里面实施,对教育工作而言将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首先,IT行业是一个年轻的行业,年轻就意味着思潮泛滥,互相融合,其实在思潮融合的年代是非常容易出新知,出成果的,诸子百家就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出了许多治国的方针还有哲学的意识形态,虽然后来许多都湮灭了,但是对当时的经济政治以及后世的历史发展都起到了积极的铺垫作用和促进作用。目前的IT行业也是这样一种氛围,各种行业的汇聚使互联网这个本来透明的平台具有了各种颜色,而且IT技术在各行业的应用也使得整个人类生活发生了改变。所以大学中应当鼓励各种思潮的涌现,而且应该奖励思潮的丰富和完善,奖励思潮的创新和发展,这也同大学这种教育机构的原始功能——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有着惊人的默契。那么应该如何来实现这种思潮的发展呢?可以从三个角度来讲。第一,大学里的制度是大学生活的基础,但目前的制度并不完善,而且还有些令人很不满意的地方,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思潮应该出现在对自身的反思上,如何适应大学的制度,如何认识大学的制度,如何改善大学的制度是应该首要面对的问题,这个问题要求所有的大学老师和同学都要参与,要想出好的办法,拿出好的建议,甚至可以试运行,以打破原有的模式化教育,创造出适应社会的具有多种综合能力的独一无二的人才,而不是现在千人一面的毕业生。第二,应该善于改变模式,许多东西都有固有的模式,比如论文,比如学生会,比如奖学金,比如挂课重修,但是这些模式的结果是否如模式建立者初衷一样实现学校和学生的发展呢,事实上许多时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学生因为这样的模式受到了伤害,而学校也没有受益多少,那么从这个角度讲又该如何作呢,好像IT的发展模式丰富多样,为什么学校中的模式就是那么僵化呢,考试满分是人才,考试不及格就一定是坏学生么?从这个角度出发,许多问题都得以解释,有些学生的专业选择是不得以,那么是不是可以让他有一个更宽松的环境来融入自己所熟悉的领域,创造自己熟悉的文化,也许这样与原学科汇聚还会产生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古往今来,边缘学科都不是在常规状态下产生的。这仅仅是讲述对于学科学习的模式,那么是否所有模式都可以打破固化的传统呢,答案是肯定的,任何模式都是由人来创立的,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模式如果不改变的话就会限制发展,这个是与人来发展不符的。第三,组织结构的约束让许多学生和老师都感觉到教育教学的吃力和乏力,为什么会这样,老师就是老师,学生就是学生,有什么不合适的,但是大学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进入大学的学生基本已经成人,对许多事情都有自己的见解,甚至有的时候因为天赋使然,有些学生对一些学科的理解甚至比自己的老师还要深,这就让双方感觉到非常尴尬,那这个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呢?在这里仅举一例,其他留待实行人揣摩。一个学生的父亲是哲学系博导,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再加上自己本身的天分,使其很小的年纪对哲学就有着深厚的认识,但是上了大学之后因为自己的哲学老师同自己有些原则性的问题的意见不统一,造成消极应付,最后这门课没有通过。在这个角度,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个方式去看待问题呢?当然可以,这个学生的研究从某种角度上讲已经超过的他的代课老师,但是老师却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那么学生可不可以跟该老师共同来讲授哲学这门课呢,那么学生最后的成绩勿庸置疑,不会是未通过,而且通过合作,学生们也对哲学从多个角度有了认识,而这位老师既完成了老师的责任而且在学科上了领略到了不同的东西,应该是个大团圆结局。古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那么大学这种思维火花的集中地,此师彼师不都是正常的么?

    其次,大学是一个知识汇聚容器,而IT业因为自身的服务和平台性质,也是一种资源的聚合领域。那么大学能否将知识或者资源象IT一样糅合到一起,是成是败都是需要考验的。IT业的软,硬,网都在大学里有自己的活动空间,甚至IT的融合和边缘也都在大学里曾经概念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未经过风浪就放弃掉自己的梦想。首先,从技术上讲,目前IT业的热点,在学校中基本都查无踪迹,除了有些互联网的平台在学校中还算有些市场,但也都是娱乐或者休闲,并没有真正实现信息和资源的传递与融合。比如软件工程的讲授就没有真正围绕软件工程学去实现,仅仅是书本的概念会让学生与实用脱节,而操作系统的讲述也没有根据目前主流操作系统的运行方式以及区别来回扣书籍,这样会让没有经历过计算机起始阶段的学生感到晦涩难懂,联系到厂商参与实验,参与实习,参与设计,参与构造都是对目前课程学习的最大改进;同时,目前许多理工课程的技术都属于过期技术,而文科课程的概念又属于陈旧概念,没有新的元素填充和解释,学习期间举的例子也都是古老的例子,并没有让学生能够真实的融入书本中,这样很难让学生感受到科技人文的魅力,与现实生活反差太大,也难以找到创新的思路和源泉。而IT的优点就是无论有什么最新的概念,第一个发布的或者第一个发扬光大的都是IT业的先锋,从医疗到社交,从宇航到人文,IT涉足全世界所有领域,大学何尝不是如此,为什么就如此死板限制自己在某个年代,限制自己在某个圈子,限制自己在某个领域?有新才有生存和发展,创新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种途径。第二,大学应该应用互联网提供的一切手段为学科的理解和完善服务,比如互联网的信息传递,思维发布,这些手段都可以让大学中的学术气氛能够更加有效的传递和发展,web2.0的广泛应用也可以使大学中许多曾经很难完成的研究变的简单起来,而且当人成为了众,多么难的东西也会迎刃而解。

    第三,大学应该学习IT业众多资本运作方式,早先的大学还有产业孵化器,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消失了,难道是投资方觉得投入和产出让他们难以接受?IT业的风险投资其实完全可以套用在大学的产业改造和成本回收上,还可以扶持大学中一些课题的研究,风险投资一样是投资的笔数巨大,投资量巨大,但是一旦有一家公司能够成功,他们就可以收回成百上千倍的资金,起始大学中的学科和项目同样如此,而且因为有科研的介入,可能受益点还会比投资公司高,这就是为什么国外许多风险投资公司都喜欢投资由学生创办的公司或者是依托于学校的科研机构的原因了。而且IT行业依托于传统行业建立了自己成熟完备的产业链,这也是值得大学借鉴的地方,大学本来就是半社会半科研的教育机构,已经有了初步的产业链的结构,但是因为产业化的程度比较低,因此许多操作都不规范,整个产业流程的运作也失去了很多规范。如果能够借鉴IT产业链可以让大学中的初级产业链迅速成长,实现科研和教育的有机结合,并且能使成果最大化参与产业化进程,最终走入社会产业化;同时借鉴了IT产业链的发展和结构,能使学校中的产业链具备成熟的扩大发展机制,从而扩大产业的规模,完善科研及教育的产业关系和发展方式,成为社会成长的基石。如果能成功实现这样的转变,那么不仅大学毕业生与社会的断层和隔离感能够被消除,而且大学还可以成为社会产业化连锁中的第一环,提高了整个社会产业的效率。

    其实IT业中大学可以借鉴的地方还非常多,只是在实施这样的改革的时候可能会面临到社会、人文、经济、科学等各种领域的很多问题,但是只要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教育将不再是诟病,而真正成为科研和社会发展的基础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