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觉得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记者问题时回答有时不是很切题,有点答非所问,让人不知所云。并且发言人总说些我们“注意到……的表态”、“我们注意到……的报道”、“我们将继续关注……”等没有什么意义的话,好像总在说废话。 

  确实,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中有时有答非所问、说套话的现象,需要进一步加大透明度,增加信息量。但另一方面,公众也应了解外交语言在某种程度上与常态语言是有所不同的。外交语文往往更委婉、含蓄、模糊。所谓委婉,就是有些问题不便或不能直说,就用婉转、含蓄的语言表达出来,在不失本意的情况下让为对方领悟。因此,外交语言有时就不是直白式的一问一答,会绕点弯子,或声东击西,需要注意其字里行间、或留意其弦外之音。曾在联合国内担任过美国代表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夫人埃莉诺曾说:同样的一些话,在正常情况下是一种含义,但在外交文件中却是另一种含义。这像是学习另一种语言。 

  为什么外交语言会与常态语言不同?这是由于外交的特殊性,外交斗争的复杂性决定的。

  1、外交的对象主要是国家。国家之间主权平等,应该相互尊重。在语言上也要更讲究,往往注重温文尔雅,讲究点到为止,不会让对方过于难堪。

  2、外交斗争中,风云变幻,各种情况和可能性都可能会存在。一般都会避免把话说绝,说满,留有一定余地,以免被动。弱小国家,或不发达国家,由于其实力和地位决定,要在国际上立足和发挥影响,往往会更讲究策略,语言会更含蓄婉转。 

   3、双边外交活动或多边谈判的协议或协定往往是双方或多方商定或谈判妥协的结果,往往用彼此都能接受的语言文字表述,有时难免会含糊其辞。 

  如何理解外交语言?下面有几个例子。

  1、记者问:中*两国首脑这次会晤取得了哪些成果?有媒体认为,中*两国首脑这次会晤取得了很大进展,将极大地促进两国关系的发展,并可能将两国关系推到一个更高的水平?你对此有何评论?

  发言人答:两国首脑这次进行了坦率的交谈,双方深入地交换了意见。会谈是建设性的,有益的。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一回答太模糊,有点答非所问。其实,情况并非如此。说会谈在“坦率”的气氛中进行或者双方进行了“坦率”的对话,是说双方进行了开诚布公的交谈,各自增加了对对方立场的了解,但分歧仍然较多。 说“双方深入地交换了意见” 一般是指双方会谈未能取得实际成果,双方依然存在分歧,但会谈还是有意义的。双方都有改善关系的愿望等。说“会谈是建设性的”、 是表明双方取得某些进展,但离解决争端还有很大距离。说会谈是“有益的”,是指双方未能取得具体成果,但双方能坐下来谈就是一件好事。 

  2、记者问:**国最近进行了导弹试射,你对些有何评论?你是否认为对中国构成威胁?

  发言人答:我们认为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符合各方的利益。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发言人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有点王顾左右而言他。实际上,发言人的表达的含意非常清楚,指向也非常明确。就是婉转地表明不赞成**国这么做,认为**国此举可能会破坏本地区的和平和稳定,并且此举对这个国家本身也是不利的。

  3、记者问:你对**国内发生的**事件有何评论?

  发言人答:我们注意到国际上对该事件的报道。这一事件仍在发展。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发言人说的是一句废话,说了等于没说。实际上,这就是中国政府字斟句酌的态度。传达出来的意思就是:这一问题太复杂、敏感,中方不便多加评论。

  有时,一个事件,由于涉及到几个国家、牵涉到几个国家间的民族和宗教问题,作为第三国,确实很难发表评论。多说一句就有可能得罪一方或涉嫌干涉他国内政。在这种情况下,表态只能含糊其辞,或打打“太极拳”。

   

  外交上还有许多其它特有的表述。

  如用“对某某事情表示赞赏”来表示“支持”,称“某某行动无助于什么”是表示“反对”,说“我们敦促有关各方执行联合国的决议”其实是在不指名道姓地对某个国家或某一武装派别进行批评,称对某事“表示严重关切”,意味着将对此采取措施、说对某事“不能无动于衷”或“不能置之不理”,暗示会进行干预,如表示“将不得不重新考虑本国的立场”,即对对方发出了警告,暗示将对对方采取果断行动等。 

  在多边外交场合,特别是在国际会议上一般表示“拒绝”、“否定”等意见时,一般也不直来直去,而是先肯定或赞扬一番,然后再委婉表达否定意见。不仔细听下去,还以为他是在表示赞成意见。所以,应该留意其“但是”后面的文章。请看中国代表团就某决议草案的发言:中国代表团支持**号决议案的主旨和目标。在核裁军问题上,中国的立场与该案的内容有不少共同点。包括:我们都主张全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都主张早日谈判缔结不对无核国家和无核区使用和威胁使用核武器的国际法律文书……但在某些方面该决议案有些缺陷,因此,我们虽然赞同此提案的主旨和目标,但不得不对之投了弃权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