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为大学校长能够改变现状。

(1)大学校长是国家的官员(好的大学的校长是副部级的),都有仕途的考虑,有业绩的需要。我在中国某所大学看到了几十亿间的新校园,问起副校长这么大的一笔经费从哪里来?他说从银行贷款。我问他如何还?他说校长没想这么多,新校园是现任校长的业绩,还钱是下一任校长的事情。

(2)大学的管理方式以稳定为主,这些改革会带来很大风险,更不可能在一所大学执行。

(3)有许多利益集团,不愿意接受改革,会让过程极其困难。(例如:能力不好但是赚很多外快的教师会反对公私分明的做法,能力不好但是年资很深的教授会反对评估制度)

(4)以身作则的问题。如果你要做一个改革,要撤掉许多不合格的教授,但是你自己也是不合格的,你的朋友是不合格的,你的多年忠心的下属也是不合格的,那怎么办?

所以这样的改革,要不就从新政策做起,再不就做一个试点(像深圳一样)。当然,这也是难上加难,但是至少比期望某一个校长改革实际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