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6年1月3日


中国股市:“狼市”?

  与《狼市-中国股市还有救吗》一书作者羊慧明的对话——著名学者、作家羊慧明先生今年初以一本《中国房市警告》震动了中国楼市。接着他又笔指中国股市,妙称中国股市为“狼市。他撰写的《狼市》一书新近已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羊先生多次考察采访美国、日本的政券市场和美国政券与交易委员会SEC,他既是中国内地股市的股民,也是华尔街股市的投资人,对两个市场的反差有切身的感受。加上他多年做记者的敏锐洞察力,在《狼市》一书中对中国股市作了入木三分的剖析,其“狼市的提炼更让人拍案称奇。
  本报记者日前采访了羊慧明先生。以下是记者与羊先生的对话———

  “狼市”的创意由来
  记者:你把书取名为“狼市,是以狼来比喻股市里的贪婪。但你不觉得这样带有谩骂的口气吗?因为“狼是恶的代表呀。

  羊慧明:股市可以叫“熊市、“牛市,为什么不可以叫“狼市?难道你不知道在我们国度,狼早已从坏蛋变身为被崇拜的图腾偶像了吗?你去书店逛逛就知道了,歌颂狼,对狼顶礼膜拜的书满目皆是,从《狼图腾》,到《狼道》、《狼魂》、《狼性》、《狼群哲学》……从狼书的洛阳纸贵可以看出一个社会的人文追求。那些狼书开篇就是“以狼为师,并且在封面上公开宣示:“所有强者身上都具有赤裸的狼性,“所有卓越团队都是以狼为师的铁血战队,“生存的本质永远是赤裸血腥的战斗,还大赞狼们贪婪的“必须食肉的胃口,狼道是“绝对竞争的血酬定律。狼书还喊出“向狼群致敬!“向比人类拥有‘更高智慧’的狼群学习。就差没喊出“狼爷万岁万万岁了。以上述狼论度之,称A股市场为“狼市,还算抬举了它哩!

  记者(笑):你很尖刻但也有幽默。

  羊慧明:说起中国股市,我没法幽默。你想想,那些类似法西斯哲学的狼道被捧上祭坛,崇尚狼性竞争的血酬定律,这社会还能和谐吗?推崇狼性、狼道的股市,会发生什么情景呢?不错,当今中国A股市场,就是狼性、狼道的试验田,拥有掌控资源和垄断信息优势的强势者是“狼,而既无内幕消息又无话语权更无操控权的散户股民,只能是任“狼撕咬吞噬的“羊。按照狼论的血酬定律,这是天经地义的,应该为“狼的胜利举杯,而那些被“狼吃的“羔羊,只是活该———谁让你辈生性为羊?这就是狼性狼道的价值观和生存哲学。惟因如此,我才要说,中国内地股市,既不是牛市,也不是熊市,而是狼市。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称谓。是“中国特色的市场。
  “抑狼护羊”与“助狼食羊”

  记者:是否可以这样认为,金融证券市场的角逐本身就是很残酷的,弱肉强食是市场的原则。从这个意义上讲,狼道是不是市场生存哲学的灵魂?

  羊慧明:不光股市,商品市场的竞争也是残酷的。但是,即便是在资本原始积累时期,弱肉强食的“血酬定律也不会被公开推崇乃至颂扬。尤其是股市,它是现代商业文明的一种高级交易形式,其灵魂是公平、公开、公正。所有成熟市场经济体,强调和捍卫的都是公平自由竞争,保护市场弱势群体。他们繁荣市场的真谛是“抑狼护羊,维系市场生态;而我们一些人却要“助狼食羊、“颂狼贬羊。从崇拜“厚黑学到推崇“狼道,又是一大跨越。“厚黑学还讲点委婉、伪善哲学,“狼道连一切假面具都不要了,更赤裸更直接更贪婪更狠。中国内地股市今天的现状,就是被“狼道蹂躏的结果。一位上市公司的高管私下向笔者坦言:上市公司去争取上市的过程,就是目睹和见识腐败贪婪领略“狼道的过程。早年股市圈内就有“裸体上市的说法,意思是一个上市公司在争取上市的过程中,要被无数审批环节的关键人物盘剥敲诈,几乎被扒光了才“裸体上市。一些上市公司在争取上市过程中已被“狼咬得遍体鳞伤,上市圈到钱后也学会了“狼道,并且互相攀比着“狼,越来越“狼,开始还只是做假账“圈钱炒高股价牟利,到后来“狼到掏空上市公司,甚至干脆把股民的数以亿计的血汗钱卷走。从深圳原野,到亿安科技、银广夏、红光、托普、啤酒花、中川国际……多少不法上市公司耍弄欺诈坑害股民于反手之间。就是那些赢利的上市公司,有的又瞒报业绩,利益向内部人和高管倾斜,股市上恶庄黑嘴联手,内线交易猖獗。中国股市,早已是群“狼乱市,“狼多羊少,市场生态失衡。

  可以这么说,中国的股民,早已被“狼群咬怕了。一朝被“狼咬,十年恨股市,哪里还敢有信心。从某种意义上讲,股市等现代金融市场,是靠信心来支撑的。股市本身是“神经质的,是由万千股民的心态合力决定走势的。市场信心的崩塌,比市场本身的崩盘还可怕。信心崩塌了,一切救市措施都是苍白无力的。为啥出再多的利好,“施刀令牌几乎用光了,就是救不了市?原因有千条万条,最根本的一条,是我们未能改变“狼市生态,未能恢复广大股民被“狼咬怕的信心。如果连那些机构投资者也把握不了一些“蓝筹公司瞬间变成垃圾的做假欺诈,也会被惊出市场。吴敬链先生几年前说中国内地股市是一个“赌场,其实,我们内地股市连一个赌场的规矩都没有。赌场的几率无论对下大注的还是下小注的,基本上是均等的,而中国股市却是掌控资源和信息的强势群体对弱势群体的掠夺。腐败已经不满足于瓜分公有资产———有油水的早已瓜分得差不多了,所以现在转而向民间掠夺,股市已经变成这样一个掠夺场。

  记者:腐败也非中国股市独有,华尔街股市不是也出过安然(ENON)和世界网(World.com)虚报业绩的丑闻吗?

  羊慧明:这在程度上和性质上完全没有可比性。美国三大股票市场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和美国证券交易所总共约8000家上市公司,加上OTC市场,超过1万家上市公司,这几年就出了安然和世界网两家严重违犯证券交易法的事件,人家出问题的概率才多少?几年才万分之几。而我们股市里上市公司弄虚作假坑害股民,高管大股东内掏外挖愈演愈烈,大面积传染,问题公司起码占30%以上,仅2005年初1个月之内,就有12名上市公司高管被拘传,卷款外逃人间蒸发的也不绝于耳。

  其性质也远比华尔街的安然和世界网恶劣得多。安然和世界网提供虚假财务数据和信息,远没有中国A股市场的红光、银广夏、啤酒花、亿安科技、托普软件、蓝田股份等等那么肆无忌惮。而且,安然、世界网的问题很快就被发现,高管被绳之以法。而内地A股那么多内掏外挖的上市公司高管,为非作歹几年乃至人间“蒸发了还没有被查处。比如托普的宋如华,连个说法都没有!安然公司虽然破产了,但仍然有人负责,投资人提起群体诉讼,控告摩根大通公司和花旗银行负有连带欺诈责任,结果,以摩根大通赔偿22亿美元,花旗银行赔偿20亿美元了结诉讼。在华尔街股市,上市公司不敢不尊重股东———哪怕是一个很小的股东。哪怕我只持有公司100股股票,市值不过100余美元,公司也会定期给我寄来公司的财务报告,经常还有电邮沟通,逢年过节还会收到公司寄来的贺卡。在中国A股市场,除了圈钱,谁还理睬你小股东?
  股权分置不是“筐”,什么烂污都可往里装

  记者:不少学者、专家认为,中国A股市场许多痼疾的根源,在于股权分置,流通股东的权益得不到保证。

  羊慧明:股权分置不是“筐,股市的什么烂污都往里面装。我们不认为全流通能解决中国股市的症结问题。把股市的一切问题、腐败都推到股权分置这个“筐里去,是逃避责任、谴责,转移矛盾的最好托词。即便股权分置问题解决了,如果没有市场外部环境来保障“三公原则的贯彻,信息不透明,舆论不能监督腐败,市场违规违法行为得不到抑制,股市仍然难以振兴。
  治“狼市”,得抑“狼道”

  记者:那么,你认为怎么才能治理好中国A股市场呢?

  羊慧明:治“狼市,得抑“狼道,需要内外结合。首先要完善上市公司内部治理结构。强化股东监督制约机制。在外部,需要完善市场的透明机制和监督制约机制。从更大的层面上讲,中国股市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市场问题,经济问题,而是牵涉到权力制约舆论透明、民主法制、社会监督等一系列问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不了中国股市,目前这样一种社会环境,你请香港的史美仑来又有什么用?你就是把张美仑王美仑甚或SEC的大佬请来,他们也没法干活,没准几天就会被轰走。他们压根儿适应不了这种权力横行无忌的环境。因此,我们需要重新全面认识市场经济,认识股市,认识现代市场模式所需要的社会环境与土壤,并且去营造和培育能使之正常、健康成长的气候与土壤。否则,我们只是播下种子,却没有使之生长的气候和土壤,好的种子也会烂掉。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货真价实的民主法制就不是可有可无的了,而是市场经济的必然选择。今天的股市、房市所出现的严重问题,已经从根本上说明市场经济改革很难孤军深入:市场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靠信息来调节的,而舆论不透明使信息不对称和失真,就可能误导市场,形成垄断市场信息的利益群体掠夺市场弱势群体。甚至促使有形之手乱下“药调出事与愿违的效果来。舆论不透明和社会民主监督的缺失,会使市场内重重黑幕

  内线交易内外掏挖无所顾忌有恃无恐,就根本不能抑制市场的腐败;同时,缺乏舆论透明和社会民主监督,监管机构也可能变成敲竹杠的机构,官商勾结侵犯股民利益的掏挖行为就会愈演愈烈。一句话,没有外部社会环境的变化,就不能抑制乱市的“狼,不能扫除弥漫市场的“狼道。所以我说,治理“狼市,功夫在市外。

  成熟市场经济体如何管股市?

  记者:早就有人说,治乱市当用严刑峻法,增加违规违法者的成本。

  羊慧明:且不说严刑峻法,有法可依都还做不到。成熟的金融市场的一个成功的经验是,股市必须是一座“玻璃房子,非常透明,里面什么都看得见,一切交易都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所以证券法叫“蓝天法。即便在有股市的阿拉伯国家,他们的舆论也是比较透明的。公众的监督和代表公众意见的舆论(英文pub lish op in ion,意即公众意见)监督,是最有力量的最终监督,如果最终监督弱化,再庞大的监督机构也制约不了非市场的力量,因为监督机构本身失去最终监督也会腐败。

  记者:那么,成熟的市场经济体是如何管理股市的呢?

  羊慧明:我们去采访过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SEC。如前所述,这个机构被称为“世界上最严厉的金融警察。SEC的一位副主席告诉我,SEC的5名委员由总统提名,参议院表决产生。他们这个部门独立执法,总统也干预不了。我就问他,你们有这么大的权力,总统也干预不了。那么谁能够制约你们?怎么能保证你们自身能够公正执法不出现舞弊?他说,SEC同样受到几方面的制约:一是国会的监督,如果我们有人舞弊,就会遭到国会的弹劾,卷铺盖走人,还要受法律制裁;二是媒体的监督,如果我们接受私人公司的邀请去参加一次宴会,媒体也会猛烈抨击我们被收买;三是公司的监督,如果我们偏袒了某个公司,别的公司就会觉得不公平,就会向国会投诉我们;四是公众的监督。从某种意义上说,法律的执行最终是靠公众来维护的。SEC有一套专门的电脑系统,用于跟踪监控政府官员、上市公司高管和大股东及证券行业从业人员的交易活动。市场一有异动,马上就能查到是不是有内部人员在从事内幕交易。纽约女强人家政大王斯图尔特,仅仅因为在公司公布消息前一天抛出了2万多股股票,多卖了区区几万美元,SEC就逮住她不放,媒体群起报道,最后她不得不认罪,服刑六个月。

  从美国到中国的香港,对股市的监管都是很严厉的,但人家不叫严刑峻法,是依法办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香港的珠宝大王谢瑞麟父子,仅因为给业务关系户回扣,就被香港警方拘查。还有内地创维老板黄宏生,他的问题如果不是犯在香港,在内地什么事也不会有。托普的宋如华搞垮了公司卷款逃到美国,证监会连个说法都没有。中国内地股市,真是个“狼的天堂。

  美国法律维护公平自由竞争的基点,是保护弱小,保护弱势经济群体。他们的法律条文本身和司法理念,都是向社会弱势群体倾斜的。比如,他们有“反歧视法,你不能歧视穷人。审判制度也是维护穷人的。他们有陪审团制度,人家的陪审团不像我们刚试行的陪审员是指定的,只是“意思意思,他们的陪审团是掌握判决权的,陪审团成员的产生也是在当地年满十八岁以上的公民中按身份证号码(社安号)机选,选到的不去履行义务职责还要被罚款250美元至上千美元不等。机选的方式决定了,陪审团的成员一定是平民、穷人多,因为一个城市总是平民、穷人基数大,被机选中的人数也多些。陪审团中的平民、穷人多半会竭力维护穷人、平民的利益。在他们那儿,凡员工告老板,穷人告富人的,多半会赢,而且老板方一旦败诉就意味着巨额判赔,动辄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亿美元。违法成本很高风险大,公司也就非常注意遵守法规。弱势者的权益能得到真正的尊重和维护。

  目前中国内地股市还不具备走牛的内外环境

  记者:那么,你对中国股市还抱有希望吗?有人说过要推倒重来,也有人说中国股市处在历史大底,大牛市为期不远了。

  羊慧明:当然抱有希望。中国股市不可能推倒重来。说推倒重来的话的人,是很不负责任的。市场的力量是无坚不摧的。人为因素可以扭曲于一时,但它终究会荡涤那些非市场的污泥浊水,市场会用报复来逼着市场的主导者去顺应它的规律。没有哪个政府负得起让股市垮掉的责任。要救市,你只有去顺应市场规律的要求,铲除那些非市场和反市场的扭曲力量。可以这么说,股市越往下跌,就越安全,反转的希望与空间也越大。关键是管理层把“脉要准,投“药要对症。

  我不认为内地股市已具备走牛的条件。A股的市盈率目前与周边股市差不多,但今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整体业绩出现大幅下滑,亏损面增大(这是不应该的,统计显示年销售500万以上的规模企业一季度利润增长17.2%,而从中选出的佼佼者又有直接融资财物成本低的上市公司反而业绩下滑,要么是非上市企业业绩有水分,要么是上市公司瞒报利润利益向内部人和高管倾斜亦或吃里扒外严重),加上市场腐败与乱市的狼性问题没解决,投资人难有信心,市场还会反复。我们的股市还在婴儿期,并且是一个病入膏肓的婴儿,可它的股价已是壮年的价格。许多股票,即便不是“地雷,也是“鸡肋,这样的市场,不可能长期走牛。

  记者:炒股是炒未来,中国股市是新兴股市,上市公司高成长,因此有人认为股价高一些属正常。

  羊慧明:中国股市诞生十几年了,选上市公司就像选美一样,可这1000多家“优秀“榜样公司有几家是高成长的?也就海尔、中集、五粮液等区区几家,倒是烂掉的和垮掉的一大群,光ST、PT的就有一百多家,几占上市公司的10%,问题没暴露的公司更多。像那个科龙电器,前三季度报的业绩还赢利一亿多,全年业绩却爆出巨亏。昨天还是“金蛋,一夜之间变“炸弹,这样的市场谁能按正常思维把握?不吓出市场才怪!

一个人的成就越大,对他说忙的人就越少。

一个人的成就越小,对他说忙的人就越多。

 

    吃饭不香不是享受。没有食欲吃饭不会香。没钱容易有食欲。有钱容易没食欲。吃饭真正香的,是穷人。到腰缠万贯时,就什么都不想吃了。

                    

                            ——摘自郑渊洁长篇小说《我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