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5年12月14日


  商人和商人之间有友谊吗?很多网友在我和任志强“鸡蛋换粮票”的时候问我,我和他到底是朋友还是对手?有了钱以后,同性的友谊,和以前同学的友谊是不是还能维持得好?我现在经常回兰州参加同学聚会,公司里有老员工离开,我也会主动关照一下行政部开个欢送会,这些对于我来说,是情感,而不是关系。
  现实社会中有很多种关系,同事关系、上下级关系、朋友关系、夫妻关系……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很容易产生情感,但是情感跟关系是两回事,工作了一段时间,相互之间有了一些默契,有了一些共识,这是一种很美好的东西,也很神圣。可是一旦把它固定化了,就会出现问题。
  固定关系包括像夫妻关系、朋友关系都是。如果说两个人是好朋友,好到不管对方发生了什么事,周围怎么改变,永远是好朋友,那么这两个人当中一定存在一个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孔子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而任何关系一旦被固定化,就变成了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有的时候你觉得跟这个人聊天挺有意思,那就在一起聊聊;过上一段时间,我觉得我的思想境界跟不上他了,可能就不聊了;或者再过一段时间他成了大俗人了,我也不愿意和他聊了,之后又会在其他人、其他事情上发现新的精神寄托。所以我不加入任何组织,不加入任何党派,只有两个例外,也是没有办法的,一个是公司,一个是家庭。公司是工商局发了营业执照,家庭是政府发了结婚证。
  关系应该是完全发自内心的,这和是不是商人没有关系,也和是不是一个行业内的人,是不是一个阶层的人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不要把关系固定下来。全世界任何一种固定的关系,一定是一种压迫和被压迫、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这一点,不论是我个人的经历,还是别人的经历得出的都是相同的结论,所有的关系,可能不一定是用奴役和压迫来形容,至少是主动和被动——因为关系一定是出现了主动和被动之后,才能够固定的。
  最近,我身边朋友离家出走的比较多,留心一下就能发现,只要关系能维持比较好的都是一个被动、一个主动,这样,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才会觉得很默契。凡是两个人在关系的问题上,谁被动、谁主动没有搞明白的,一着急就离家出走,要不就是整天闹矛盾。
  我曾经讲过人有三种状态,第一种人是骆驼,这是大多数人的状态,像骆驼一样瞎着眼走路,所以它需要依靠,需要扶持;第二种人是狮子,狮子比较强大,也比较紧张;第三种人是婴儿,婴儿是一个自然的状态。骆驼需要关系,找一个狮子带着它走;狮子也需要关系,找一个人让它带着走;而人,只有到了婴儿状态的时候,才不需要关系,才开始真正享受当下。
  如果总想着要平衡和平等,就不可能形成固定的关系。事实上,固定的关系也不需要去平衡。在一个家庭里,你得想明白,要不是大男子主义让老婆怕,要不就是“妻管严”怕老婆。想结婚的人要先把这件事情想清楚了。现代人提倡自由、平等、博爱,多少人想反抗,最终的结果不是离家出走就是一拍两散。我一开始结婚的时候也没想明白,张欣就离家出走了。
  固定的关系不自然,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上都说不好,但固定的关系对社会稳定和发展有利,在现实生活当中要做成一件事情就得把关系固定下来,比如为了盖房子就得成立公司;在公司里就要听我的,不听我的,这个房子就盖不起来;在家庭里,要生儿育女,要抚养孩子,没有夫妻关系,生一大堆小孩怎么办?柏拉图当年提出来说大人生了孩子父母都不能见,直接送到学校去,由社会公共抚养。这个提法直到现在也没实现,甚至在当时就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柏拉图为的是打破这种固定关系,但这是灭绝人性的,人家生的孩子,凭什么让你抱走?所以,把事情想清楚了再去领结婚证,想不清楚,别去领结婚证。我想清楚了,我结婚了,我就是被压迫的、被奴役的角色。反过来说,被奴役有什么不好?这个世界有主动就有被动,没有什么好坏之分。
  为《企业游戏》一书所做的序 (2004年12月)

  做企业从来就没有固定的模式,在整个企业发展的历史上,任何简单的学习和模仿都是不成功的。有多少企业想成为“可口可乐”,但都没有成功。又有多少企业想成为“微软”、成为比尔.盖茨,到最后,全球称霸的软件公司,还是“微软”一家。任何一个在市场经济中成长的企业,都像是天空中的飞鸟,而不像高速公路上的汽车。鸟儿在天空中飞过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后面的鸟儿也没有可以遵循的道路。
  优秀的企业家一定是创造者,企业家是最具创造精神的一批人。他们要随时随地依据周围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并且随时随地的调整自己的企业和自己的心态。任何经典的教科书,教你如何做企业,教你如何取得成功,最后都只能成为你的额外负担。成功的企业家一定是放松的,具有游戏心态,在这种心态下才有智慧和幽默。紧张只能加大做事的成本,把事情办得更糟糕。历史上有一种智慧叫“禅”,是老子智慧和佛智慧的结合。他是用叫做“公案”的一个又一个小故事教给人们智慧的办法。我看完《企业游戏》这本书,感觉它就很像禅宗的公案,用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启发你。
  我在刚学开汽车时,很紧张,手里出着汗,用术语说就是手潮。等开车技术提高了,人也放松了。做一个企业家也是同样的道理,要放松,不要紧张。有些人自从做了企业家之后就不会笑了,整天紧锁眉头,。这样的人,他的企业很难管理得好,这也是一种手潮。
  在别人看来企业就是要赚钱,功利性很强。但是太把赚钱当回事了,太认真,太急功近利地想着赚钱,钱就离你越来越远。要把赚钱看成是一场《企业游戏》。
  就在我写《企业游戏》读后感时,中国的“联想”用12.5亿美元收购了IBM的PC。舆论哗然。看大部分的议论,都说“联想”犯傻,花大价钱收购了IBM不赚钱的PC部分,在未来也是没有前途的,还不知道下一步如何管理。但是,我想柳传志和杨元庆在收购时除了简单的算帐之外,一定还有一个梦想,梦想也是他们下决心的原因之一。做为一个企业家,一定要有梦想,有了梦想,我们的生活才丰富,我们的企业才丰富。弗罗伊德的书里面,梦想似乎总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想原因在于他研究的梦都是病人的梦。健康人的梦想,是一个人和一个企业成功的前提。梦想会给我们成功的力量。
  希望《企业游戏》给读者成功的梦想。也希望联想有成功的梦想,收购IBMPC部分获得成功。

  这几天在看一本妙趣横生的小说书,《少年Pi的奇幻漂流》。推荐人说,你那么喜欢猫,那一定喜欢猫科动物。我说,没错!我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豹子、老虎更美妙的猛兽了。推荐人哼哼一笑,把书给我,说,看看和一只老虎玩儿欲室漂流会怎样?所以我就被吸引了。势不可挡。

  要说这本书吸引我的地方很多很多,但少年Pi提到了动物和人之间的“兽化”,令我深深感叹,奉为知己,没错!就是这种概念!简而言之:兽化是说一只动物会在某种情况下把其他种类的生物同化,比如关在一起的蛇和老鼠偶尔也会共处,天敌会相敬如宾,异类会惺惺相惜;这种“情况”尤其会发生在家庭和动物园里,其实是动物对生态环境的改变作出的自然调整行为。那个被大小野兽同化相待的,便是人、这个自然界最凶猛最聪明最复杂最可怕的异类。

  小动物天生在人堆里长大,笨一点的可能认为人也是和它一样的动物,就是忙了一点,做某些跳跃动作非常愚笨,但毕竟可以相依偎,而且总能带来好吃的;聪明一点的小兽,就可能认为自己也是人的一种,它自个儿就把自个儿拟人化了。

  我并非一个身经百战的猫主。我的养猫历史有限,根本算不上行家。但因为我长年累月地在家工作,和猫的关系之进展可谓是日夜兼程,事半功倍。我和不少猫主人、狗主人(我可不是骂人哦)热络地交流宠物心结,结果发现,大概每一个人——不分男女、长幼、身份、地位——都会不自觉地降低人格,自觉地“兽化”。和猫说话,和狗吵架,和小鸟对歌,和乌龟赛跑。这些说起来都像是低幼儿童做的事情,但其实,成年人和小动物的感情一旦发生,真真是又当小孩又当爹娘。

  我以前在家不说话。十天半月都可以不说话。除了讲电话。而我又几乎只发短消息。自从我几年前养猫之后,我发现自己恬不知耻地开始自言自语,甚至自笑自闹。以至于第一次来上班的阿姨总以为我在跟她说话,后来才发现原来我在和猫说话。说话的内容包括亲昵、教训、讨好、或是撒娇。我的埃及法老猫很聪明,绝对能明白我的语气和神态。所以沟通就此建立,外人看来不外乎是座巴比塔。当然我不至于和猫谈哲学,但说到底,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亲人乃至爱人,难道就会谈哲学了吗?还不是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所以,很有可能你和老公说的一大半话,其实就是你和猫说的话,而且猫都能懂。

  拟人化的猫、或是兽化了的人,其实都不愿意改变这种状况,都希望和对方长相厮守。所以,动物园里长大的动物未必就想逃跑,因为你看到的牢笼也是它舒服的领地,有吃有喝,它也许会想念自由的森林,然后怀疑那片森林是否还存在?再想到野生的种种危险、猎人的狰狞面目,最后它就会踏踏实实地在好人的笼子里待一辈子。也是这样,猫会愿意在我的家里待一辈子。

狗不能吃咸的,但是狗爱吃咸的。有的制造狗粮的商家为了让狗爱吃他的狗粮,就昧着良心往狗粮里加盐。他们没想到我会在我的狗吃狗粮之前先试吃。昨天晚上来了贵客(丫不让透露丫的姓名),丫想喝酒,但是当时我家没什么下酒菜,我俩就一边喝酒一边吃狗粮,法国进口的。他刚才给我来电话说,他今天不知为什么看见树根就想撒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