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5年12月11日


十大毒妇

  毒妇一——吕后 

  汉高祖刘邦和吕雉可谓患难夫妻,但是戚夫人的出现成为吕后幸福生活的严重障碍。有一句话: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戚夫人美貌多姿色,能歌善舞,而且为刘邦生下一个儿子如意。如意聪慧可爱,刘邦疼爱小儿,有了废长立幼之念,令吕雉大为恐慌,幸亏有众大臣的拥戴,吕雉才保住了自己的位子。 

  刘邦死后,吕雉专权,开始对高祖的宠姬戚夫人大肆报复,砍掉她的手足,挖去她的眼睛,熏聋她的耳朵,还用药物把她变成哑吧,然后将她半死不活地抛入地窖,称为“人彘”。以至于吕雉之子汉惠帝撞见之后,惊吓成病,卧床不起。 

  这种惨无人道的杀人手段,历史上不止出现一次,但是似乎吕后的手段前古未有。 

  吕雉掌握权利之后,政治手腕越来越强硬,作风老辣。为了斩草除根,她还将戚夫人之子如意骗入宫中。汉惠帝知道母亲居心叵测,有可能突施毒手。为了保护幼弟,皇帝吃住都同其在一起,寸步不离。但即便是有了兄长的贴身照顾,幼小的如意仍旧逃不出吕稚的魔掌。终于有一天,吕稚趁着惠帝出去狩猎之际,将幼小的如意鸩杀。 

  毒妇二——昭信 

  昭信其人,汉景帝之孙广川王刘去的姬妾而已。是否美貌不得而知,但因为生性最残忍毒辣,所以暂列其一。 

  据史料记载,刘去最先宠爱王昭平、王地余二姬,答应将他们立为王后。可荒淫无度的他后来又喜欢上了另一名女子昭信。王昭平、王地余二姬嫉妒之余便私下合谋,想要加害昭信。事情败露后,刘去便对昭平用刑逼供,鞭笞之下昭平不服,换以铁针针之,昭平勉强招供;于是刘去召集诸位宠姬,令其以剑刺杀地余,令昭信刺杀昭平。又绞杀三名贴身奴婢,并将二人尸体掘出,烧为灰烬。 

  后来昭信又诬告刘去另一爱姬陶望卿,刘去听信谗言,带着昭信和诸位姬妾到了望卿住处,“裸其身,更击之。令诸姬各持烧铁共灼望卿,望卿走,自投井死。昭信出之,椽弋其阴中,割其鼻唇,断其舌……与去共支解,置大镬中,取桃灰毒药并煮之,召诸姬皆临观”,后来昭信又陷害一名姬妾荣爱,“爱恐,自投井,出之未死……去缚系柱,烧刀灼溃两目,生割两股,销铅灌其口中。爱死,支解以棘埋之。”凡是因为受到刘去宠幸而被昭信秘密杀害的女子,就有十四人之多。 

  如此种种手段真是够残忍了!所以昭信之毒堪为第一!

  毒妇三——骊姬 

  骊姬之毒全在“阴柔”二字,可谓杀人不见血。 

  春秋时期,晋献公出兵攻打骊戎(古代少数民族名。西戎的一支,姬姓。在今陕西省临潼县的骊山),灭了骊戎之君,将他的女儿骊姬作为俘虏带回国内。 

  骊姬的美丽,令献公想入非非,不顾占卜人的劝阻坚持将其纳未己有。之后骊姬生下一子,取名叫奚齐。 

  因为有了儿子,骊姬开始为自己母子的未来权位未雨绸缪,蠢蠢欲动。 

  首先,她要为儿子扫清踏上国君之位的障碍,除掉最有才华的三个王子:申生、重耳、夷吾。 

  她唆使献公,让申生率军攻打戎狄,以便伺机抓住把柄,置太子申生于死地,但均未能得逞。接着又诬陷申生在祭祀的肉里下毒,想要害死献公,逼得申生百口莫辩,含恨自杀。申生死后,骊姬又诬陷夷吾是同谋,吓得二公子重耳逃往蒲城,夷吾逃往屈城,加强防备,严阵以待。 

  献公听说两位公子不辞而别,大发雷霆,更加认定两位公子与太子有谋害骊姬之意,命令发兵攻打蒲城。蒲人之宦者勃鞮得令,敦促重耳快快自杀谢罪。重耳跳墙逃走,宦者追上挥刀斩断了重耳的衣袖。重耳跑到了翟。献公还派人讨伐屈城,但是没能攻下。 

  献公死了之后,大夫里克、邳郑发动三公子的党羽作乱,先后杀掉奚齐和卓子,夷吾回国即了君位。骊姬掀起的这场轩然大波,才宣告平息。 

  毒妇四——赵飞燕 

  赵飞燕之美貌,可谓天下第一,无与伦比,当年能做掌上舞的轻盈女子,虽然是艳丽如花,但内心的狠毒无情也毫不逊色。 

  赵飞燕被汉成帝召入宫后,很快与妹妹赵合德合力搞垮了皇后许氏,自己取而代之。赵飞燕舞技超群,有出身于烟花巷之说。由于曾为歌妓,所以无生育能力。妹妹同样不能生育,花无百日红,倘若不能生育自己的儿子来稳固地位,那这对她们来说的确太危险了。 

  由此两人开始时刻注意被皇帝宠幸的宫妃。一些怀孕的宫嫔由此遭到厄运。一位叫曹宫的宫女,“进御”之后生了一男孩,这本是年逾四十而无子的成帝的一大喜事,然而赵氏姐妹闻讯后,胁迫皇帝下令处死曹宫母子,制造了耸人听闻的惨案。一年以后,同样的悲剧又发生在生下皇子的许美人身上。 

  据说,成帝对于两人的狠毒行径并非不知,但沉迷于温柔乡中的他难以自拔,以至于亲眼看着自己的骨肉被赵飞燕闷死,只有流泪哀叹而已。 

  历史记载:“掖廷中御幸生子者辄死,又饮药伤坠者无数。”昏了头的皇帝倾心拜倒在赵氏姐妹的石榴裙下,冒着断绝汉朝皇嗣的危险任其杀害自己的骨肉,赵飞燕可谓魅力独绝了! 

  毒妇五——贾南风 

  恐怕最可恶的女人非晋惠帝皇后贾南风莫属,此人不但狠毒悍嫉,而且丑陋淫荡,无一可取之处。 

  身为皇后的她连生四女,没有子嗣,宫中被皇帝临幸之女自然都要面临悲惨境地。 

  她表现的比赵飞燕姐妹更凶残,在得知一官妾怀孕之后,竟然悍然闯入其居所,用卫士所执的大戟,对该女子当胸就是一戟,使其腹破流血而死。 

  晋武帝畏其如虎,自矜“朕本诸生家,传礼来久”,是最尊崇“礼法”的。但是面对贾南风的横行暴施,只有徒叹奈何。 

  毒妇六——独孤皇后 

  隋文帝杨广的皇后独孤氏其实是可以高枕无忧,用不着大开杀戒的,因为她为隋文帝生下五子,而且五位皇子都长大成人,羽翼已丰,不必为失宠而担忧。但是女人的防御性心理状态还是让她下了毒手,担当了毒妇的恶名。 

  隋文帝曾经迷恋上仁寿宫的一位宫女。该宫女被称为尉迟氏,自然是年轻漂亮,可谓一朵明艳的解语花。我觉得隋文帝与皇后独孤氏婚姻多年,一直未有其他女子前来夺宠,可见二人情比金坚,就连皇帝也时常对夫妻二二人的深厚感情自我夸赞。尉迟氏能够吸引隋文帝,肯定是魅力非常了! 

  皇后得知以后大怒,马上派人杀死了尉迟氏,气得隋文帝骑马在京城外的山野中狂奔了大半天,直到天黑才沮丧地回宫。 

  独孤皇后敢如此凶悍的与丈夫对抗,不过是因为文帝夺取天下也有她的一份功劳,可谓理直气壮。 

    毒妇七——武则天 

  我相信从古至今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和武则天相比,她才华横溢,在中国历史长河之中光芒独特锋利,是令许多雄视天下的将相都黯然失色的璀璨的明星。 

  她的狠毒是迫于政治目的,当然我所列举的这些女人大都卷入了政治斗争之中,但是武则天是真正有政治才干的一个。她的“狠毒”也表现在很多方面,弑子杀孙她都做到了,这在宫廷斗争当中都是屡见不鲜的事情,这里只说她垂帘听政之前的小小序曲罢了。 

  对于一个曾经被先皇唐太宗李世民御幸过的女子,还能够再被新皇帝李治接入宫中,并非是因为她魅力非常受到了皇帝的厚爱,而是因为当时宫中后妃争宠的形势造成的。 

  史上的王皇后虽然貌美,但是形体削瘦苗条,这在以丰腴为美的唐代并不占什么优势,而妩媚多才情的萧淑妃仗着皇帝的宠爱早已不把她放在眼里。面对日趋严峻的形势,皇后把希望寄托在了寄居寺庙的武则天的身上,亲自将她接入宫中,作为自己对付萧淑妃的利刃。 

  当然那个时候她还不叫武则天,而是被唤做媚娘。 

  刚入宫时,媚娘的确是温顺可爱,处处讨得宫中上下人的喜欢,但是渐渐的,形势发生了转变。媚娘连续生下弘和贤两位皇子,由小小的昭仪青云直上,成为宫中的新势力,这让王皇后大为恐慌,开始悔不当初,转而与萧淑妃合谋对付媚娘。 

  之后发生了媚娘新生小公主如意暴死的惨剧,令皇帝大为悲痛。接着,有宫人举报,说是王皇后之前曾经前来探视,举止慌张诡秘。 

  自此,各种不利于皇后的谣言纷飞,于是王皇后开始惶惶不可终日,深怕会被深究治罪。 

  其实,小公主的死到底是何人所为已经成为千古之谜。有人说是武媚娘为了夺得权位,孤注一掷,亲自下的毒手,也有人说是因为宫中过于封闭,门窗经常紧闭,而且为了驱走冬天的寒意,宫女们常要燃烧大量木炭取暖,造成了婴儿的窒息死亡。 

  无论是哪一种死因,武媚娘对于女儿的暴亡表现的痛不欲生。在逐步清理掉朝上的敌对势力之后,她开始将矛头指向宫中的女人。 

  首先是皇后被以在宫中施行巫蛊之术被废,接着是同萧淑妃一起被贬为庶人。罪名是企图用鸩酒毒杀武昭仪。 

  据说她们被囚禁在一个只露一小孔的黑暗密室中,与外界隔绝。后来唐高宗念着旧情去看过她们一次,看到两个女人限于如此悲惨境地,便动了恻隐之心,假以安慰,说了些将来放二人出去的话。消息迅速传到了媚娘的耳中。于是她俩随后被武媚娘各打一百杖,砍去手足,投入了酒瓮之中。媚娘曾经令人传言:我这是特意满足你们两个人的愿望,让你们品尝到骨酥筋软的滋味。 

  王皇后面对绝境,反而显得很解脱,说是终于可以放下宫廷的争斗,安静的离去了。而萧淑妃犹在大骂:阿武妖精,乃至于此!日定当为猫,阿武为鼠,生生扼其喉!两个女子在酒瓮之中浸泡数天之后,终于悲惨的死去。 

  淑妃的临终遗言传到武则天耳朵里,不免让她在心底产生罪恶感,心惊肉跳,由此武则天下令宫中不得养猫。武则天怕猫的传说也在民间流传开了。

  毒妇八——李皇后 

  南宋光宗的李皇后同样心狠手辣,为了制止丈夫的花心也是别出心裁,百般恐吓。 

  一日,光宗洗手时,看到侍奉其浣洗宫女的手特别白皙,十分喜爱,禁不住伸手触摸,啧啧称赞。几天以后,李皇后就派人给光宗送去一个食盒,说是闻听君王喜爱此物,妾特意取下,以奉君上。光宗听了十分欣喜,打开食盒,赫然发现里面盛的竟是那位宫女被砍下来的双手!震惊之余,几乎晕厥。 

  毒妇九——万贞儿 

  万贞儿即是民间广为流传的包公戏之中狸猫换太子案的原型。 

  万氏是山东青州诸城人氏,幼年即被选入宫,充当孙太后(英宗母,宪宗朱见深的祖母)的宫女。长大以后,成为一名司衣女,侍奉当时还是太子的朱见深,耳鬓厮磨,渐渐产生私情。 

  天顺八年(公元一四六四年),英宗驾崩,太子继位,是为宪宗,时年十八岁,而此时的万贞儿已经三十五岁。虽然年龄差距甚大,但是两人感情甚笃。 

  万贞儿长得丰满艳丽,据说“秀慧如赵合德,肥美似杨贵妃”。而且为人机警,“每(皇)上出游,必戎服佩刀,侍立左右,(皇)上每顾之,辄为色飞”,很受宠爱。 

  但是自从皇帝登基以后,两宫太后又为皇帝选纳了几名女子,分别是皇后吴氏,妃子王氏、柏氏,个个年轻貌美,令万贞儿深感嫉妒和仇视。 

  皇后吴氏,面对万贞儿的目中无人,也想整治一番。一次,万贞儿晋见的时候,傲慢无礼,进退无序,受到皇后训斥,万氏毫不示弱,出言顶撞,皇后大怒,夺过太监手中的棍子对其杖责数下。万氏委屈之余,在皇帝面前借机诉苦撒娇,皇帝一怒之下把吴氏废掉,另立王氏为后。 

  成化二年(公元一四六六年),万氏生下一子,被封为贵妃。但是孩子不久便夭折,以后也没有生育。 

  万氏面对宫中的年轻女子常常自危,对其他女子的受宠嫉妒到了疯狂的地步,一发现哪个妃嫔怀孕,就派人以治病为名,使其堕胎。而每当此时,皇帝不但不敢追究,反而对她低声下气,好言相对。 

  一日,皇帝宠幸了一名姓纪的女子,纪氏由此受孕。万氏命一名宫女前去察看,因为那名宫女很有良心,回报说不过是身体抱病而已,替纪氏隐瞒了过去。 

  后来,纪氏分娩下一男婴,央求守门太监张敏将其溺死,太监不忍,便私下将婴儿藏入密室抚育,而且废后吴氏也常去探望照顾。 

  此时皇帝只有一子祐极,年近两岁,刚被立为太子,即被万氏毒杀。面对丧子之痛,皇帝深感苦恼。 

  一日,皇帝对着镜子哀叹自己年岁已老,却仍旧没有子嗣,太监张敏借机进言,道出实情。皇帝大喜,将纪氏和孩子接入宫中。之后,宫中不但传出妃子怀孕的消息,令万氏痛苦非常。由此,迁怒于纪氏,将其害死。太监张敏深恐莅祸,在跪拜太子祈祷之后,也吞金自杀。 

  成化二十三年(公元一四八七年),万氏因为一宫女出言讥讽,大怒,用掸子连打宫女数下,气咽痰涌而昏厥,继而身亡,死时五十八岁。皇帝听说万氏已死,良久不语,半天才说了一句:“万长侍走了,我也将不久于人世了!’果然,不久,他也随之死去。 

  万氏由一名普通的宫女到专宠后宫的皇贵妃,而且,她与皇帝之间的年龄相差十七岁,这样的例子,在明朝是绝无仅有的。

  毒妇十——客氏 

  客氏之毒,在于同明代大宦官魏忠贤相互勾结,淫乱宫廷,为祸朝廷。 

  客氏本是明熹宗乳母,在同大太监魏忠贤勾结以后,开始掌控宫廷内部势力。面对平日不能相容的宫中女人开始大肆残害。 

  明光宗选侍赵氏,与客氏素有嫌隙,客氏便矫旨赐其自尽。赵氏临死之前,大哭一场,将光宗所赏赐的珍玩陈列案几之上,拜过之后悬梁自尽。 

  裕妃张氏言语之间得罪客氏,客氏含恨在心,便在熹宗面前进谗言,说张氏所怀骨血非皇帝亲生。熹宗听信谗言,将张氏打入冷宫。客氏不许膳夫为其提供食物,张氏在冷宫之中被活活饿死,临死之前,竟然爬到屋檐下,喝雨水充饥。 

  宫中一位冯贵人,素来厌恶客氏卑劣行径,常在皇帝面前痛斥客氏与魏忠贤所为,遭到嫉恨,客氏便以其诽谤圣上为名,逼迫她自尽。 

  成妃李氏将冯贵人的惨剧告诉熹宗,熹宗竟然毫不悲切,置若罔闻。客氏知道后,又假传圣旨将成妃幽禁。幸亏成妃鉴于张妃之死,内心早有准备,在壁橱内藏了食物,挺过了半月有余,才没有被活活饿死。 

  张皇后对一手遮天的客氏也是深恶痛绝,经常劝熹宗惩治两人,但熹宗反而由此对皇后十分厌烦。 

  熹宗偶尔进入坤宁宫探视,恰巧皇后在案上读书,皇帝随口问道:卿读何书?皇后正色答道:史记赵高传!熹宗默然,支吾两句便走开了。 

  客氏势利滔天,买通了坤宁宫中一名宫女,开始对皇后下手。当时张皇后已经怀孕,腰间疼痛,要求宫女为其捶背,宫女暗中用力,竟然导致皇后小产。随着宫中一个个女人惨遭不幸,昏庸的熹宗绝嗣。

前不久,号称中国民营传媒企业第一大富豪的星美传媒实际掌控人覃辉,在家中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一时在业界内掀起了不大不小的阵阵浪花,各类文章、短评、内情介绍很是热闹了一番。

同覃辉相类似的民企掌控人被传、被拘、被控在国内已不算新闻。周正毅、仰融、张海等,这些昔日号称“资本大鳄”的头面人物先后“落马”,使得众多关注他们的人们大跌眼镜。覃辉其实也不过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只是他太多的神秘面纱使人们平添了几分好奇。

据最接近星媒核心的一位人士介绍,因为目前仅涉及到行贿罪,覃辉在他的“铁后台”的担保下,已经取保后审。

5月12日,一直保持所谓低调覃辉在北京长城饭店接受了与之关系不错的《财经时报》记者的采访,回应了舆论界的种种议论。

但几位知情人士介绍,此类回应基本都是假话。

“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全称是:北京长青泰餐饮娱乐有限公司“天上人间”夜总会。法人代表林美凤,外资企业。

按照北京工商年检的资料,这家国内驰名的夜总会2001年度净利润仅为4.86万元;2002年度,利润总额为42.76万元;2003年度,竟成为亏损148.13万元的企业。

“天上人间”夜总会还包括北京妇女活动中心的“钻石年代”夜总会和深圳圣廷苑酒店中的“天上人间”夜总会。

覃辉辩称:“有6、7个股东控股‘天上人间’,目前自己只留了极小的一部分股权,已有6年没去过‘天上人间’的办公室,现场也极少去”。实际情况是,除了北京“钻石年代”夜总会因为覃辉赖帐而未能全部买下股权之外,其他两个“天上人间”的全部股份都是覃辉一人的,据说只有一个陈姓股东与其合作过几年,现已完全退股。“天上人间”夜总会是覃辉的 “龙翔”之地,是他的印钞机,也是他结交权贵,实施公关的天天必去之地(不在北京时例外)。

覃辉是1995年接手“天上人间”的,他当时在武汉钢铁公司做进口矿石的买卖,第一次被“协助调查”,折戟而归。为了找一个挣钱的买卖,向当时的首都机场管理公司的总经理借款180万美元,并由军队一家贸易公司担保,买下原隶属广泰公司(台湾人)的“天上人间”夜总会。

“天上人间”的初期管理由台湾黑道“四海帮”掌门陈永和(外号“宝哥”)派得力干将帮助打理,要求很严。挑选服务员有如下要求:身高1.70米以上,三围的尺寸是:胸围80公分以上(假胸亦可),腰围60公分以下,臀围75公分左右。但尽管如此苛刻,“天上人间”歌舞厅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过人之处,转机出现在 1996年3月份的“两会”期间。

1996年3月,正值中央召开“两会”,“天上人间”夜总会发生了一件大事,事情大到惊动了总书记的程度。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两位副局长吴长城、崔铁英,以检查为名,便服私访来到“天上人间”,半小时喝了一瓶“皇家礼炮”,不识相的张经理上前要求结账,正在梦境中的两位局长哪能在号称“京城第一选美场”的众小姐面前丢人,眼一瞪:“这酒是假的,结什么账?!”

几句下来,话不投机,吴、崔两位既是主管歌厅的副局长,又都是干部子弟,(其父均为少将老红军,官拜北京军区的副参谋长和北京卫戍区的副司令)当时就破口大骂,拿起酒瓶砸将过去。张经理忙不迭请示正在楼上潇洒的覃辉,覃辉一声令下,亲自动手,众保安一拥而上,三拳两脚就打倒了两位“镇关西”。两位副局长头破血流,其中一位还断了两根肋骨,仓皇中吴副局长拨通“110”,以保卫两会为名,紧急调动了武装特警两个分队,十几分钟内把“天上人间”围了个水泄不通。覃辉一见势头不对,从后门紧急开溜直接跑回“中南海”搬救兵。正当武装特警们实枪荷弹,反过来把众保安打的“头破血流”,一个个像俘虏一样高举双手罚跪在墙边等候处理时,“中南海”的电话已打到北京市公安局前任张局长座机上。据说江总书记口头批示:“什么人敢在两会期间去涉外酒店持枪打群架,严查严办”。

诚惶诚恐的张局长从严惩处:崔副局长清除出公安队伍,吴副局长检讨较好,下放至密云县任公安局副局长,改过自新,以观后效。

这件事影响极大,轰动了整个东南亚,连“***”都做了报道。当时深圳的一个前政府副总理的公子打了前深圳市长的老婆和公安,也闹得不亦乐乎,时称“北覃南刘”。台湾媒体戏称:“太子党内部争高低,中南海淹没警察局”。

类似的打群架,诈场子的事就太多了,但覃辉仗着后台硬,在10年经营中,净赚了2亿多人民币,且在税务部门留下了累计亏损的记录。如果说“天上人是”还亏损,那就是这些亏损都亏到应该去的地方了。

“天上人间”的服务员,小姐不乏高学历,身材姣好,美貌艳丽的少女,这些人中的某位只要被覃辉看中,或被覃辉需要巴结和公关的人士看中了,覃辉手下就会出面游说,在金钱的诱惑下,鲜有不从者。去年,有一位在“天上人间”混迹近十年的小姐,号称“四大名妓”之首的梁海玲遭人盗抢而被杀害,警方竟清理出梁的个人遗产有1000万元之巨。小姐尚且如此,何况老板乎!

有一年,新上任的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局麦子店派出所的所长听说“天上人间”名气大,想“执行公务”在长城饭店路口盘查小姐和服务员,让覃辉拍着桌子赶走了,这位所长直纳闷:何方圣灵,如此神通?

目前整个卓投系企业,实际也就是覃辉资产王国的总资产不过20个亿左右(还不是目前的价值,而是覃辉没有“协助调查”之前的价值)。但这些企业涉及的贷款总额据说在25亿元之上,这里面有没有权力经济和关系经济的影子呢?

据说,覃辉的真正老板是前国家主席的下一代。相信在司法公正越来越公正的现今,那些下决心要让覃辉“协助调查”的检查官们,绝不难查出这里面的幕后真相,随便一个有良知的公民都会问:星美贷款既然符合手续,覃辉何必贿赂上门呢?因为按照现今银监会颁发的规定和制度,如此大的贷款没有总行高达十人以上的风险控制机构认可是根本贷不下来的?覃辉和张恩照之间还有谁的影子?还有谁的手?

有了如此背景、如此后台的覃辉,“行事低调,不张扬”,有例为证:

2004 年8月,挂着中央警卫局特属车牌的一辆奔驰600型轿车来到北京鹏润大厦门口,在一个特殊的停车位处不慎剐碰了一辆挂着中央军委某局车牌的老式皇冠轿车。从皇冠轿车中出来一位老司机,正待指责对方,没曾想从奔驰轿车上跳出一位膀大腰粗的保镖,一拳一脚,老司机仰面朝天倒在地了,顿时围上来一群过路人,纷纷指责那位年轻的保镖。“110”警车按时赶到,可一看两个车牌,当时傻眼了。按北京市公安局规定,这些标志着特殊身份的车牌的轿车是没权干涉的,只好劝开两位司机,好言抚慰。老司机愤然离去,半小时后,一位前共和国元帅的办公室秘书打电话给覃辉的丈母娘家,说明打人者是覃辉的司机,被打者是老帅的司机,让前国家主席家必须处理,否则影响不好。覃辉毫无悔意:“打架是司机之间的事,凭什么让我道歉!”但最终还是骼膊拗不过大腿,拿出5万元摆平了此事。

同年某一天,覃辉开车去“皇城老妈”吃饭,出门时自驾的奔驰600被一辆军车挡着,他顿时火气上涨,猛一踩油门,撞坏了军车。待对方报警叫来交警时,他甩下一句话:“耽误我一分钟知道是多少钱吗?”说完撇下发楞的交警和被撞的军车一走了之。

覃辉在京拥有三处私宅,其中在燕莎商厦后面的一处私宅总资产达2000万元之巨,光装修一个厕所就花了50万元。其父母在儿子的庇荫下,有两处私宅,并有卓京系的飞腾公司的老总李保成亲自打理。

覃辉有“座骑”六辆:美制“悍马”豪华吉普车一辆,德制奔驰600一辆,宝马 750一辆,劳斯莱斯一辆,宾利一辆,其中“宾利”车是当时北京车展中仅有的三辆中最贵的一辆,总价888万元人民币。覃辉买下此车后,在收购著名相声演员姜昆创办的“昆朋网城”时,送给姜昆过瘾,姜昆着实风光了一回。

以上私宅,私车总价值约5000万元,墓地价值200万元,而且奔驰 600挂的是中央警卫局的军车牌,宝马750挂的是中央警卫局的地方车牌,据说均是中央警卫局领导亲自特批的。而这两副车牌在黑市的价值是多少呢?一个温州藉的民营企业家曾出资100万元/年购买这两个车牌,覃辉根本不卖。

以上这些资产还不包括覃辉在海外购置的房产和覃辉私人名下的其他资产,已有上亿元之巨了,那么属于公司的资产呢?

媒体均认可的受覃辉实际掌控的内地公司和上市公司有:卓京控股、星美传媒、长丰通信、英斯泰克、友通数字、飞腾制作、鲲鹏网城、华夏文化等。香港上市公司有:星美国际、星美出版、星美广告等,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公司总价值20多个亿,但覃辉利用各种手段在银行贷下的款就有多少呢?25个亿左右!

其中建行6个亿,民生银行10亿 ─11个亿,招行、中信和其他小银行约10个亿。也就是说,覃辉同那几位号称“资本大鳄”的人一样,用国家银行的钱构筑了卓投──星美系的庞大资本帝国。所以,确切地说,覃辉有钱,但覃辉应该属于一家国营大企业的掌门人,并直归国务院大型公委管辖,那样就“名副其实”了。

说出来人们可能都不信,号称传媒首富的覃辉在业内更是出名的欠款大户。

覃辉的第一笔生意,即运作铁矿石买卖时,就以欠款不还而著称,他不仅不支付正常的航运费,甚至连积欠航运公司的运费都赖着不还,以至于涉足此行不久的卓京商贸就列入了航运公司的黑名单。

“天上人间”是覃辉的发家地,也是业界公认的创利大户,但“天上人间”仍有巨额欠款,其中有近10年的装修尾款,3年以上的货款,1年以上的税款,据说连当初购买“天上人间”的借款都没有还清。

星美传媒收购了姜昆的“昆朋网城”,姜昆一分钱没拿到,仅坐上了“宾利”招摇过市。因股东多次置疑,姜昆一筹莫展,赵本山帮姜昆出主意:“这么好一部车,干脆让我帮你忽悠出两千万来?”玩笑归玩笑,无奈之下姜昆只好把车还给覃辉,可购买股权的现金至今未见着落。

吴征、杨澜夫妇把“阳光卫视”和“现代旌旗”卖给覃辉,覃辉根本不付余下的欠款,几乎月月拖欠员工工资,现今闹到法庭上,覃辉对覃宏说:“两个上市公司都是只亏不赚的公司,他们首先骗了我,凭什么还跟我要钱?打官司就打官司,拖到底就是胜利。”

关键词三 实际掌控人

很多媒体在报道覃辉时,都使用了“实际掌控人”的名衔,为什么呢?

关键词四 协助调查

此次覃辉“协助调查”,一时间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似乎出了个大新闻。其实,协助调查已是覃辉的家常便饭了。

1994 年前后,覃辉以卓京商贸的名义,依靠着一家军队的公司开始了当时控制非常严格的铁矿石进口业务,由军队公司开具信用证,前国家主席家乡的大钢铁企业──武汉钢铁公司接收矿石。短短八个月,覃辉就大赚了一笔,而军队某公司和武钢亏损。不久,武钢的原料科长被控受贿,首先交代的就是覃辉。覃辉被拘“协助调查”,十五天不到,检察院接到上峰的意见,覃辉无罪释放,武钢的买卖自然终止。

1996年3月,不甘寂寞的覃辉接手了当时经营并不太好的长城饭店“天上人间”夜总会,首都机场管理公司的老总借给他公款180万美元,军队某公司做了担保。经过暴打公安局长一事,“天上人间”财源滚滚而来,可公款有借无还,机场公司自然追诉担保公司。军队开始调查,覃辉又一次“协助调查”,但由于军不管民,覃辉此次在家协助。不久,军队某公司的老总被撤退休,退到覃辉下属某公司任职,安享晚年。

2002年,北京朝阳区税务局发现国内外声名显赫的“天上人间”夜总会累计亏损几百万元,开始了税务抽查。可查到“天上人间”,发现这个外资企业的法人林美凤,几年都没来中国一次。再往深里一查,原来实际掌控人覃辉就在眼前,这一次覃辉又开始了 “协助调查”。这次“协助调查”同样不了了之了,因为“亏损” 几乎是国内外很多企业偷逃所得税的惯用伎俩之一。而究竟“天上人间”有没有偷逃税款呢?据说几位税检人员在当年圣诞节被邀参加了圣诞抽奖,仅1800平方米的“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包房和迪厅里,众多宾客当晚消费了80万元,每平方米的产值高达450元/天,几个税检人员瞠目结舌,惊诧不已。最后,“天上人间”亏损至今。

相信这一次“协助调查”,覃辉驾轻就熟,因为毕竟出自巴山,发迹于中南海,什么大山大沟、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关键词五 空心大佬

真正进入卓京系和星美系圈内的人都知道覃辉有个绰号:“空心大佬”。

这个绰号是谁起的呢?那就必须从覃辉的两次艳遇说起。

覃辉原配林菁死后,覃与女儿一同定居加拿大。已至而立之年的覃辉不久就看中了著名化妆品女皇郑明明的掌上千金陈维蕊,陈小姐仪态端庄,郑明明在他们初次相面时,恐怕来自中南海的大少瞧不起自己的女儿,再三说明:“我们蕊蕊可是经过英国良好教育的淑女”。两人相识不久,覃辉即露了本性,他每天混迹于“天上人间”的众佳丽中,不要说投怀送抱的不在少数,就是手下的经理和保安们只要看出覃董的意思,哪一个不是冲在前面为其“保佳护送”呢?有一次,覃的司机兼保镖小海为其挑选了一名大连美女,直送府上。那天原本覃辉一人在家,可以着实亲热一番,没曾想陈维蕊突然从香港飞来,撞个正着。陈维蕊在香港花花世界长大,这类事见得多了,但还从未见过热恋中的男友竟在“热恋”中如此张狂无忌。经过近半年的拍拖,陈维蕊发现覃的许多令人无法容忍的粗鄙,而且真正了解了他的底细,就礼貌地与覃分手了,郑明明问其祥,陈维蕊答道:“京城有‘空心大佬’,覃辉算一个”。

覃辉收购“东方魅力”后,香港艺人曾志伟把号称香港第一美女的李嘉欣介绍给他,覃辉欣喜若狂,拿出了混身解数陪伴她飞拉斯维加斯、赴巴黎,购买成箱成箱的巴黎时装,千金买笑;一掷上百万美元,送李美女生日钻戒;整层包下豪华餐厅,与李嘉欣眉酌眼。但他太低估了港姐冠军,曾被很多阔少、阔佬追逐过的香港第一美女岂是等闲之辈。仅仅又一个半年,覃辉欲见李一面都再无机会。无奈何,覃辉求曾志伟为其说情,曾问李何故不理覃董事长了,李说了一句:“‘空心大佬’ 一个,既无才又无财,算个过路朋友吧”!

现今很多媒体出于追逐新闻的需要,千方百计获取覃、李拍拖的花边消息,但圈内人都知道,那是“昨日黄花”,明天不再了。

关键词六 覃氏战略

不少人关心覃辉的事,都在问?覃辉还有机会吗?

有,一定有。

如前所叙,覃辉的资产王国几乎都是银行的贷款构筑的,银行会允许他猝死吗?不少人知道,除了原中行的王雪冰行长,这次落马的建行行长张恩照之外,跟覃辉来往最密切的是民生银行的行长董文标,同时民生银行的几个分行和支行的行长与覃同样过从甚密。更有人说,由于覃辉资产王国的贷款额太高,范围太广,连前银监会副主任,刚被免职的阎海旺都出面帮其协调各行关系。是企业就要与银行往来,权且把以上交往都看成是正常的,贷款也符合手续,那么越是如此,这钱就越好办。除了张恩照受贿之事已经败露,余下的问题不就是经营不善吗?还得了就还,还不了就以财产抵债,再不行干脆由银行冲坏帐、冲呆帐,在资本市场中长袖善舞的覃辉很懂这个“中国特色”:赚到手是自己的,赔了的钱是银行、股民的,经营者何错之有?

更为重要的是,已经几次从“协助调查”中安然脱身的覃辉,依靠的并不是本身的神通,而是依靠着身后“中南海”里那深不可测的海水,海水里的关系户们,恐怕不会有一个愿意看到覃辉的一朝倾覆。因为他们都明白尽管倾覆后的废墟中将有巨额的人民财产,而为了保护人民的财产尽管他们可以不必像英雄王成一样正气凛然:“向我开炮”,但必竟是需要他们操心的,瓜田李下,三人市虎,更何况覃辉的传媒王国和资产王国中总还是有他们一份心血吧!

现在最要紧的是看覃辉的动作了,尽管又一次“协助调查”,但那毕竟已经翻过一页了,新的文章怎么做?据最接近覃辉的人士透露,覃辉制定的战略是:能拖的拖,能甩的甩,能顶帐的就顶帐,完全没办法的能赖一点儿算一点儿。最后剩下核心的挣钱企业就是胜利。但他面临的最大考验是:既不能再出现新的“协助调查” 的问题,也不能“协助”检察机关真的去“调查”,把“中国特色”的真相调查清楚了,那一定会损害中国特色的社会基础和社会关系,这是贾宝玉脖子上的通灵宝玉,对覃辉来说,丢失了它就意味着丢失了性命,还说什么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