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奖就像痔疮,每个肛门迟早都能得到。

这是我喜欢的一句话。作为作家,文学奖我没得到,痔疮却得到了。我将痔疮形容为被上帝鸡奸。老话说十人九痔,我怀疑这句话的真理性。因为我很少听人说他或她有痔疮。翻开通讯录,十个人没一个告诉我他有痔疮。我的名片上就注明我有痔疮,谢绝久坐,谢绝开会。去医院看痔疮,医生说这是职业病,久坐和久站都容易得痔疮,比如作家和交警。我就思忖,久坐和久站都会得痔疮,那么只有久躺不会得痔疮了。什么职业是躺着工作呢?答案只有小姐。前天晚上我在王府井散步,恰逢一小姐拉客找到我,以往我碰到这种事,会说很人性化的话婉拒:“对不起,我刚完事,下次吧。”这回我想做一个小姐有没有痔疮的临床医学调查,于是我问她:“你有痔疮吗?”她妩媚一笑:“先生有特殊要求?要加钱。”我一愣:“什么特殊要求?”她以为我装傻充愣,扭头拉别的没有特殊要求的客户去了。一天后我才反应过来,一个人笑死。晕。倒。靠。巨晕。巨倒。巨靠。

廣告